主页 > 企业人脸 >网路时代新革命,委内瑞拉反对派流亡海外也能影响货币 >

网路时代新革命,委内瑞拉反对派流亡海外也能影响货币


网路时代新革命,委内瑞拉反对派流亡海外也能影响货币

过去在威权统治下,许多异议人士只能流亡海外,不然就得遭受牢狱之灾、酷刑,甚至「人间蒸发」,一旦流亡海外,在威权政府的封锁下,与国内的联繫与影响力就大为减少,然而,随着网路时代来临,数位科技让「远距革命」成为可能,委内瑞拉异议人士古斯塔佛‧迪亚兹(Gustavo Díaz)流亡到美国,还是能影响委内瑞拉的货币走势。

委内瑞拉的货币玻利瓦已经濒临崩溃,自查维兹统治时代起,以石油收益补贴一切,辅以管制物价,试图建构社会主义国家的政策下,本来以农立国的委内瑞拉因为农产诱因不足,农田大半荒废,竟然沦为粮食不足国家,其他一切产业也处于类似情况,一切大量仰赖进口,导致债务激增,早在国际油价崩跌前,委内瑞拉就已经债逼眉毛,以跌价前的油价也还不起,油价自 2014 年中大跌之后,更是立即现出原形。

如今,委内瑞拉通货严重膨胀,买东西要用到的钞票得叠成砖一般,一件裤子要价 4 万玻利瓦,商店不再点钞,而是以秤重的方式算钱。纸币交易发生严重障碍,造成电子支付大行其道,辛巴威人民大量利用信用卡,竟然导致全国电子支付系统因而瘫痪了数小时。

委内瑞拉政府对此的应对方式是:印製大额钞票,从 500 玻利瓦到 2 万元玻利瓦。先前委内瑞拉最大面额钞票是 100 玻利瓦,2 万元本来要用上 200 张钞票,如今印了 2 万元,体积可缩小 200 倍,这样就解决体积问题啦!才怪,看看非州辛巴威的前车之鑒,这种锯箭法只是自欺欺人,印到 100 兆也是于事无补,最终下场是辛巴威币完全无效化,2009 年起辛巴威政府只好顺应市场现实,採用多国外币。

当然,在委内瑞拉政府官方的数字中,货币汇率一直都是固定的,只是官方货币汇率早已毫无意义,委内瑞拉政府更禁止任何人公开发布黑市汇率,那幺,在万物竞相涨价的一片混乱之中,到底国内外是如何知道如今玻利瓦的黑市价格跌到多少了呢?这个「交易中心」只能来自海外。

位于美国的 DolarToday 网站,如今成为所有想知道委内瑞拉真实货币价值的重要参考网站,委内瑞拉政府指控这是一个颠覆委内瑞拉的经济战阴谋,其实,委内瑞拉政府或许有一小部分说对了,因为这个网站,的确是委内瑞拉流亡海外异议分子古斯塔佛‧迪亚兹的「远距革命」。

DolarToday 是委内瑞拉的货币资讯中心

古斯塔佛‧迪亚兹原本是委内瑞拉陆军军官,曾参与试图推翻前任独裁者查维兹的失败政变,政变之后遭到政府多次暗杀,包括在他的车内设置炸弹爆炸,并牵连他的 9 岁儿子,迪亚兹只好于 2005 年流亡海外,寻求美国政治庇护;如今,他在美国阿拉巴马州胡佛市,成为一个普通的家得宝(Home Depot)员工,但他仍然誓言要打倒委内瑞拉的极权主义。

委内瑞拉政府控制媒体,封锁一切消息,想粉饰太平,以鸵鸟心态躲避经济已经崩溃的事实,禁止公布黑市汇率,既然如此,那幺公布资讯,就是与极权对抗。2010 年,迪亚兹共同创办了 DolarToday 网站,做为对抗极权主义的办法。

DolarToday 如今成为委内瑞拉的货币资讯中心,影响每天规模达 1,500 万美元的黑市换汇交易,网站上还设有汇率换算机,可直接输入币值与数字计算玻利瓦可换得多少美元;除此之外,迪亚兹还提供遭委内瑞拉政府封锁的财经新闻,报导委内瑞拉的真相,在委内瑞拉政府控制的媒体中,委内瑞拉是社会主义的理想国度,但事实上粮食与医药都极度短缺,人民从垃圾中捡食,甚至吃狗食度日。

委内瑞拉政府当然将 DolarToday 视为眼中钉,指控迪亚兹对委内瑞拉进行「经济战」,威胁要将他逮捕下狱,委内瑞拉政府的威胁对如今已经是美国公民的迪亚兹没有多大实际恐吓效果,于是多次进行骇客攻击想瘫痪网站,到目前为止,委内瑞拉政府的骇客都还未能成功得手。

迪亚兹在言论自由的美国,能向国内媒体控制下的人民告知他们所无法取得的资讯,透过 DolarToday,他发现虽然远在国外,从数位空间发布资讯,反而比在国内对独裁者与极权主义产生更大的伤害,让人们能取得所需资讯,对抗骚扰并杀害人民的独裁政府,为言论自由与民主奋战。

在数位空间与祖国的极权政权对抗的同时,回到现实社会,他在家得宝硬体部门工作,回答消费者有关螺丝与螺栓的问题,这样的转换会不会很难适应呢?一点也不会,迪亚兹喜爱为消费者服务,他说这样能消除他经营 DolarToday「远距革命」所累积的压力;而一到中午休息时间,迪亚兹又回到数位空间,更新汇率变动,上刊财经新闻头条,继续他的革命志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