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人脸 >小说无差别格斗S1梦的延伸 >

小说无差别格斗S1梦的延伸


  小说无差别格斗S1梦的延伸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了理性的思维,而且我知道那是可靠的。

  到十一岁时,我还跟爸妈一起睡,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给我。床是加大型双人床够一家人睡。我在中间, 母亲在内侧靠着墙,父亲睡外侧,但父亲大多的时间不在家里,那就是我靠着墙了。有时,我也可以倚着母亲睡。但母亲总是因为工作而晚归,回来了匆匆把我哄睡才又溜出房里。就是这样一个空空的家,昏暗的褐色夜灯晕着淡淡又散不去的烟味。

  我有时想:「这房子会不会寂寞呢?」

  那晚母亲却比我还早睡着,我便对着墙说话:「黄球、红球、黄狗、黑狗、黑脚踏车、白脚踏车。」基本上这不是在说话,只是我开发的一种助眠方式,像数羊那样,拼凑颜色跟所有我喜欢的事物(黄色跟红色的球是学校中唯二两种躲避球的颜色),有效绵延我的思绪,发洩掉剩余的精力。摇摇晃晃的将长长的一天就这般晃进梦中。

  在梦中天花板不见了,剩下一片深黑,不是消失,而是被一团黑色的物体取代掉了。如同过往的梦及未来的梦一样,没有一般的逻辑可言。那是黑夜吗?我试着找寻星星确定我是否真的看到黑夜了,星星也是我喜欢的东西。但无论看了多久,却只有全然的黑。说像黑夜其实那更像某人刻意放上的一块黑幕,质感黏稠且混浊。几乎确定了那是梦,既然是梦便就放弃理解吧,像以往的梦一般归类后便可以重新入睡。

  墙在延伸,我常对他说话的那面墙变得更高了。

  是错觉吗?我不确定墙原来的高度是如何,没有了天花板的房间一切比例都显得错乱,床脚到衣柜的距离似乎也变远了,我想这也许是我的错判。原因尚未发现,但我会发现的。我重新观察我双脚的长度,目测到衣柜仍是恰好两步的距离。我试着从错觉中挣脱,或抓住些确定的事物,冷静是我擅长的事,我有自信的事,即使我年纪还小,我已经开始厌恶大人们不用逻辑与科学的思维去生活,胡乱妄下定论、大发厥词教导着他们真理的样子。

  但那墙还在延伸,速度太快了,呈现了可笑的夸张高度。正好是我在操场看着自己班级的那样高。

  「另一面墙呢?」我了解理性的力量,我需要先做比较。

  「对…哈哈…另一面墙…另一面。」

  我把身体使劲扳起,身上却像压了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无法动弹。终于我硬摆正了头,面着那稠稠的黑顶,在目光的最右端边角处瞥见了离床较远的那面墙。

  较远的那面墙维持着平常的高度,这没有让我安心,反而显出一幅恐怖的图像。我专用的学生书桌依然贴在那好好的,开着的小夜灯晃荡微弱的灯光、削铅笔机、木衣柜、白矮柜、立着的花布熨台,全部在灯光下晃荡着,拖着影子。但这面墙的顶端一样接着黑暗,厚厚的黑暗。房间就这幺倚着伸长的墙,斜着一大块畸形的黑。

  「得叫醒母亲才好。」我这幺想。

  母亲这晚睡得特别沉,我想观察她呼吸的起伏(平常我喜欢计算大人呼吸的频率,比小孩子慢得近一倍)。我不打算打扰母亲,只需看着她就足够让我平静。平静了再来打算吧。像以往观察时一样,我盯着母亲左肩膀的边缘,这是一个侧睡人的最高点,容易观察动作。我想我看了好久才发现她没有任何呼吸起伏的迹象,她像这空间的一部分、房间的一部分,或更精确的说像床的一部分。那件睡衣的红色像被涂上的一层颜料,她的头髮也只是一团枯草摆设。连远方摇晃的影子都比她更像活着一般。

  但我连张开口的力气也没有,只能在心中不断的大喊着,独自抵抗无尽恐惧的浪潮。为了抓住什幺可以让我安心的东西,我把双手贴上那还在延伸的墙,试图阻止这病态的处境。手只不断摩擦着,却没有热。墙上的细处是湿的,碰了才发现正在渗水。渐渐的,我感觉双手承受着重量。墙要倒了。

  这面墙正在倒下。我本能的用尽所有力把它撑起,用尽意志力。我总以为所有的事情只要努力我都可以做到,总可以让事情有个好的结果。

  碰!

  〔隔天〕


  一早窗外下着雨,吃早餐时父亲说我昨晚在他们身上跳阿跳,弄得没办法睡。餐桌批着红色格纹桌巾布,亮面分不出是油渍还是防水漆,餐点则是土司与荷包蛋、鲜奶。母亲挖着罐子里最后的一点巧克力酱,沿着瓶子内缘刮了又刮估计刚好累积第三片土司的用量。

  母亲:「房子要去看吗?」

  父亲:「约几点。」他用筷子夹起荷包蛋时问。

  母亲:「两点。」

  那天的早餐是我喜欢的有点烤焦的荷包蛋,平常则都是完美的金黄色。要是我说「妈,我想吃烤焦的荷包蛋」,母亲便会轻易的答允我,再端出金黄色发亮的荷包蛋。愿望赢不过所谓的健康。

  父亲好久都不回答他是去或不去看房子,如同以往一样,总要等着他的回答很久很久,看起来甚至没有在思考。

  「去看吧,去看那个小小的房子吧。听说我有自己的房间,希望那个房间也是小的。希望是个和室,有拉门,有一个小小的台阶,进去必须抬起脚来。就像我最好的同学家那样。爸妈去看吧,希望那裏的味道够新,希望有漂亮的电梯,大片的窗户,木头的地板,你们就会冲动住过去了吧。去看吧,去吧。」那天早上我在心中默念着这些话。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一季主题「墙」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