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人脸 >小说无差别格斗S1公共厕所 >

小说无差别格斗S1公共厕所


小说无差别格斗S1公共厕所 

  公共厕所,顾名思义就是众人来来去去的场所。这样的一个所在,承受着各式屙尿拉屎的污秽,之所以说各式,举凡想的到的生物,人类、动物、外星生物、地底人都可能在各种属于他出没的时段冲进公共厕所,好进行一场不为人知、不足为外人所道的宇宙级大解放。

  有人说,公共厕所的地位比不上它所依附的各式场所,车站、卖场、公园、游乐园或美术馆,众人目的地都不会是专程到公共厕所,即使是路过不得不进去解放的人们,大家的共同点只有一个,那就是过客。

  于是,公共厕所就跟过客产生了联结。

  但今天,位在T市闹区核心公园的公共厕所,中间那间厕所的蹲式马桶,正蹲着一位男人,他就是专程来到这个场域的「熟客」。有此一说,从一个人使用公共厕所的小便斗跟有门厕所位置,就可以判断他的个性。譬如习惯使用最内侧的那一间,代表这个人性格内向;而想都不想就使用最靠近边门出口的,那肯定是属外向人格。

  「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此时蹲在中间厕所的男子沉声碎唸着。

  他当然知道上述的理论原则,更甚至,他就是因为这个理由每天来公共厕所「找自己」的。待在四面都被墙所环绕的他,此刻的感觉特别有「目的性」跟「解放感」,好像有一件待办任务等着自己解惑完成。

  第一次,他快速冲进公共厕所,假装什幺都不知道的前提之下,脑袋放空,直接转进第一间靠门口的厕所,「可是我一点也不外向啊。」于是隔天,他先把自己灌醉,岂知这一醉,隔天在厕所洗手台前醒来,「这糟糕了,这又代表什幺性格?」接下来,他有时候倒着跑步进厕所,有时候假装路过进厕所,有时候则自己作出假动作选择小便斗位置…

  四周环绕的墙,就像是镜子般沉重地压在他的心里-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

  今天,他又到了这个T市闹区核心公园的公共厕所,中间那间厕所的蹲式马桶。在这里打转了好一阵子,他似乎也渐渐体会到每一间厕所、蹲便桶、甚至是外面整排一共五个小便斗的差异。

  讲给人听,恐怕被当疯子吧?

  就像学生时代,他曾听闻同系学弟有人自称他自己的生殖器会说话一样荒谬。如果生殖器会说话,那他认为,这间公共厕所的马桶、以至整间的小便斗,甚至这几天已进化到连洗手台跟随意放置在地板的橘色水桶都会开口说话,但就是不肯听他说话,就跟他过去所面对到的所有人一样。完全没有一个人愿意聆听他说话,就像每一个场域空间的墙,一直以来都冷冰冰地看着自己。

  不肯听他说话的,那肯定是具体存在的生物,在他的认知里就是如此。就好比,婴儿或宠物一出生见到待自己好、餵食养育自己的物种,便会渐渐当其是自己的同类、甚至是双亲。

  「先生,请问需要帮忙吗?」管理员在厕所外敲门的询问声音。

  「不,不用!」他斩钉截铁地说。

  他的身影最终还是被人注意,公园嘛,来来往往的路人虽多,但周边定时来此运动休闲的居民更多,只要固定几个时间在这里走上一回,连续几天,谁能不注意到一个身穿防风外套、运动长裤的男子每天在公共厕所进进出出?

  有个好事的欧巴桑甚至拿起摄影机,纪录了他进出公共厕所的时间。画面里,他正侧翻着筋斗从公共厕所的门口进入,接着影片的时间一直跑、一直跑,整整隔了两个钟头,然后他才颓丧般地走了出来。

  『你干嘛一直注意他?』管理员边看影片边问欧巴桑。

  『夭寿仔,遐恐布,我注意伊诚久啰,当然爱注意!』欧巴桑笑着说。

  『一般讲起来,应该呒人会注意吧…』管理员喃喃自语。

  总之,公共厕所有着这幺一个奇怪可疑的男子,已经成为这里街谈巷议的事件。再过好一阵子,当地里长也跑来跟管理员关心。

  『我是这区的里长,为着维护咱社区安全,我要求马上紧急处理!』里长伯指着管理员的鼻子,三五成群的欧巴桑指着电视萤幕纷纷点头。此时影片画面是,一个身穿防风外套、运动长裤的男子正以匐匍前进的方式,进入公共厕所。

  想当然,这个用尽各种方式进入公共厕所的他,正用一贯地方式「找自己」。管理员知道再这样下去不得了,今天才硬着头皮,先是躲在草丛后方故作没事、拿着洒花器浇浇花,接着在一旁欧巴桑及里长伯使眼色的情况下,不甘不愿地朝公共厕所走去。

  公共厕所的外观是一头鲸鱼的造型,话是这样讲,其实只是一栋寻常水泥建筑,但左右两侧剥落的瓷砖跟两旁树荫的视觉干扰下,让整栋公共厕所远看宛如汪洋大海上载浮载沉的鲸鱼。

  此刻那道门就像鲸鱼的嘴巴,正準备迎面扑向他的姿势…不对,应该是身为管理员的自己正準备朝鲸鱼嘴巴前去。有谁会在这天天上厕所?而且还是一待就二个小时,甚至大半天的时间啊?管理员想到这里,鼻子闻到公共厕所的阿摩尼亚味道,跟平常自己直接从守卫室到对街速食店的厕所完全不同。

  他走了进去,水龙头正滴搭滴搭滴着水。

  远远就能从门缝看到一双男人的脚,运动长裤的线条,绝对是他。

  管理员吸了一口气,敲了敲厕所的门:「先生,请问需要帮忙吗?」突然多幺希望里面的男子不理会他。

  「不,不用!」里面传来斩钉截铁地声音。

  「先生,你在里面待很久了。」管理员说话的声音小声,自己也觉得心虚,「身体…不舒服吗?你在做什幺呢?」

  门另一端的男子,此时衣裤完整,只是呈现蹲姿,他每次一来就是这样蹲着。如此半蹲之姿,脚不麻才怪!但为了「找自己」,辛苦一点还是值得的。他今天好不容易有点感觉,那种发现自己有那幺一瞬间忘记公共厕所之于性格的理论,而又再那幺一瞬间,他又突然发现自己在一种放空状况之下,选择了这一间厕所。但该死的是,门外这天杀的好事声音,硬声声打断他近乎超脱的思想境界,尤其那句要命的「你在做什幺呢?」更是让他瞬间火大!

  我在做什幺?我当然是在「找自己」啊!天啊!该死,该死,我一但心中浮现这立场準则之后,走出这门外,又要怎样回顾检视自己的公共厕所心理学?就好比抱持着刻意的意图行善一样啊!

  他缓缓站起,全身颤抖,打开厕所门。

  门外站着一个脸色铁青的管理员,身着制服仍掩不了稚气面孔,说是稚气,但说穿了,不就跟自己同龄吗?说是同龄,这张面孔不就跟自己差不多吗?说是差不多,这…这张脸孔不就是自己吗?

  「啊!啊!啊!」是谁在惊呼?管理员跟他同时张开口,又或者辨识不清是不是同一个人正手忙脚乱地往洗手台的位置跑去,疯狂照着镜子。

  一张惨白的脸,身穿防风外套,运动长裤没错;但外套底下是一件管理员制服,整间公共厕所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

  转身,冲出公共厕所的门,外面公园来往的人正狐疑地看着自己。

  一位身穿运动服的民众走了过来,与自己擦身而过之后,走进了厕所,还不时回头狐疑看着他。

  「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他将防风外紧紧拉上拉鍊,底下这件制服是原本就穿在身上的吗?为什幺自己脑中一片混沌,怎样也分辨不清。公共厕所终究是过客们的一个中继站吗?不但自己没找到,认同也混淆了。

  身穿运动服的民众回过头,走进厕所,选了最外面的那间,打开门走了进去,关上门,碰的一声。

  「我到底是谁?」他脱下裤子喃喃自语地问自己。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一季主题「墙」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